司机、外卖小哥月入近万元,小亢也曾心动过,但担心工作太累、“怕自己没本事做好”,小亢只能将就着眼前的工作,他想攒点钱回老家开家奶茶店。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规模以上企业就业人员分岗位年平均工资情况,社会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人员平均工资最低,是全部就业人员平均水平的80%。

  记者在北京采访了数十名保安、保洁、服务员,发现他们的月收入大多在3000元上下,稍高于最低工资标准,有的甚至不包吃住。不少专家表示,受最低工资标准影响最直接的便是这类低收入群体。

  涨工资要把握好“度”

  不仅区域最低工资标准差异较大,宋靖说各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含金量”也有所不同。如北京、上海等地明确规定,劳动者应缴纳的社保费不作为最低工资标准的组成部分,用人单位应按规定另行支付。但在有些省份并非如此。

  到手工资达到或超过最低工资标准就合法吗?其实不然。根据《最低工资规定》,在提供正常劳动的情况下,用人单位应支付的工资在剔除下列各项后,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延长工作时间工资;中班、夜班、高温、低温、井下、有毒有害等特殊工作环境、条件下的津贴;法律、法规和国家规定的劳动者福利待遇等。也就是说,劳动者的工资在剔除上述各项后,工资达到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才算合法。

  根据人社部此前发布的《关于做好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工作的通知》,各地应考虑当地经济发展和企业实际,稳慎把握调整节奏,将最低工资标准由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改为每两至三年至少调整一次。宋靖认为,这一改动是基于经济增速放缓的新常态作出的。

  经济增长放缓,企业经营压力不小。这种情况下,最低工资该怎么调整?宋靖认为应重点调研当地低技能劳动者的劳动生产率,并综合考虑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劳动力市场状况等因素,制定与当地劳动生产率相适应的最低工资标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大学